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沪一中民五(知)终字第10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杭州幻电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俞子安,上海市恒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电影营销策划分公司。
    法定代表人**,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林超颖,浙江亿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杭州幻电科技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电影营销策划分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3)浦民三(知)初字第1017号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7月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9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杭州幻电科技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俞子安,被上诉人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电影营销策划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林超颖到庭参加了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原告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电影营销策划分公司(以下简称中电公司)诉称:原告系知名影视作品《中国合伙人》著作权人,依法独占性享有前述影视作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不包括香港、澳门、台湾)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及其维权权利。被告杭州幻电科技有限公司未经原告许可,也未支付报酬,在其所有并经营的bilibili弹幕网上非法传播涉案影视作品,提供该影视作品的在线点播服务。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故诉请法院判令被告:1、立即停止侵权,即立即停止在被告所有并经营的bilibili弹幕网上传播《中国合伙人》及其相关信息;2、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10万元(以下币种同);3、承担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费用5,000元。审理中,原告确认已无法在被告网站上观看被控侵权视频,申请撤回第一项诉讼请求。
    原审被告杭州幻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幻电公司)辩称:原告作为分公司并没有独立财产,不具备主体资格。被告仅提供网络服务,没有过错。被告并不提供上传视频服务。涉案视频是用户上传了其他网站的链接。被告不对链接内容进行审查。接到通知后就对链接进行了锁定关闭,使其无法点播,但无法删除涉案视频,因为视频不在被告网站。被告对网站进行了合理的预防措施,设置了便捷的程序接受侵权通知。原告并没有通知被告,就直接提起了诉讼。被告没有对视频进行选择编辑修改推荐,不应当承担责任。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请。
    原审经审理查明:电影《中国合伙人》片尾显示“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我们制作有限公司出品”、“联合出品:星美(北京)影业有限公司、寰亚电影制作有限公司、云南电影集团、安乐影片有限公司、北京玫阳晟禾科技有限公司”。香港影业协会出具的《发行权证明书》载明,该片于2013年5月首次在中国(戏院)公映,发行公司为原告,发行地区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不包括港、澳、台地区),发行期限自2013年4月22日至2063年4月21日。证明书附页载明,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我们制作有限公司、星美(北京)影业有限公司、寰亚电影制作有限公司、安乐影片有限公司、云南电影集团及北京玫阳晟禾科技有限公司是电影作品《中国合伙人》的联合出品方,共同拥有该片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所有版权权利及相关的转授权权利和维权权利,为该片的版权持有人;2013年4月22日,经我们制作有限公司、星美(北京)影业有限公司、寰亚电影制作有限公司、安乐影片有限公司、云南电影集团及北京玫阳晟禾科技有限公司授权,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独占享有该影片在中国大陆境内包括电影发行放映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在内的权利和维权权利,期限为2013年4月22日起至2063年4月21日止;原告经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授权独占享有上述期限内在中国大陆境内的上述权利。该片获第29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最佳导演奖、最佳男主角奖。2013年6月15日,网易娱乐报道,《中国合伙人》自2013年5月17日在大陆上映以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总票房已突破5亿多元。
    2013年6月18日,浙江省杭州市钱塘公证处进行了以下证据保全公证:进入www.bilibili.tv网站,点击“娱乐”,在结果页面中点击“影视”,页面右侧“热门视频”中的第二个视频名为“【中国创业者】中国合伙人”。点击该视频,视频上方显示:“【中国创业者】中国合伙人【补丁】【2013】”、“2013-06-11”;右上方显示“秋叶随风舞Kirt”及新浪微博地址。被控侵权视频共有三段,名称分别为“P1-正片在26分”、“P2-正片在26分”、“P3-正片在26分”。三段视频均可以直接在该网站页面上播放,播放内容合起来为完整的电影《中国合伙人》的内容。播放次数为10万多次。
    原审另查明,被告系上述“哔哩哔哩”(www.bilibili.tv)网站的经营者。该网站为弹幕视频网站。注册用户可以将新浪、优酷、腾讯网上的视频投稿到被告网站,供他人观看和评论。具体过程为:用户将该视频所在播放页面的网络地址复制或填写到被告网站的投稿页面,并填写标题、标签等信息,被告网站内部软件根据该地址提取视频在其所在网站的代码。用户亦可直接提供代码。随后,被告网站根据该代码向视频所在网站服务器发送请求,并根据视频所在网站服务器的回复,提取视频文件数据在被告网站的播放器中进行播放。被告网站用户可以对视频内容进行评论。网友观看视频时,可以选择将评论内容在视频播放界面上以弹幕的形式滚动显示,亦可选择将评论在视频播放界面的旁边显示。通过Live HTTP headers插件查看被告网站所播放的投稿视频的访问地址,显示为视频源地址,而非被告地址。
    原审再查明,本案被控侵权的视频来自新浪视频。视频代码由被告网站用户“秋叶随风舞Kirt”提供。登陆新浪视频栏目,随意点击某视频,视频下方有“分享到”按钮,其中含有诸多网站图标,但被告网站未在其中。
    原审审理中,原、被告均确认,已无法在被告网站上观看上述视频。
    以上事实,由原、被告的当庭陈述、原告提供的正版光盘、发行权证明书及其附页、(2013)浙杭钱证内字第8296号公证书、网页打印件、被告提供的(2013)沪杨证经字第5388号公证书、(2013)沪杨证经字第4036号公证书等经庭审质证的证据及勘验笔录等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一、原告是否具备起诉的主体资格;二、被告是否构成侵权;三、被告能否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规定免于承担赔偿责任;四、本案赔偿数额的确定。
    一、原告是否具备起诉的主体资格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主张权利的影片《中国合伙人》构成我国著作权法所保护的电影作品。根据影片署名及香港影业协会的发行权证明书附页的内容,在没有相反证据情况下,足以认定,该电影作品的著作权由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我们制作有限公司、星美(北京)影业有限公司、寰亚电影制作有限公司、安乐影片有限公司、云南电影集团及北京玫阳晟禾科技有限公司共同享有。原告经授权独占享有该电影作品在中国大陆境内的独占性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有权提起本案诉讼。
    被告认为,原告作为分公司,没有独立财产,无权提起诉讼。对此,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作为民事诉讼的当事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0条规定,“其他组织”包括法人依法设立并领取营业执照的分支机构。故原告提起诉讼,符合相关法律规定。被告的上述意见不予采纳。
    二、被告是否构成侵权
    本案被控侵权视频的链接地址由被告用户上传,被告没有直接实施侵权行为,不构成直接侵权。
    系争电影作品《中国合伙人》具有较高知名度,被控侵权视频的链接于影片热播期内被上传至被告网站,且在被告网站“影视”频道的“热门视频”中居于第二位,视频名称中含有“中国合伙人”字样,视频内容中也有片名、版权等信息,按照“理性人”或者“良家父”的标准,被告应当注意到视频内容侵权,却仍然为视频通过被告网站传播提供服务,构成帮助侵权。
    三、被告能否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规定免于承担赔偿责任
    我国《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为服务对象提供搜索或者链接服务,在接到权利人的通知书后,根据本条例规定断开与侵权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的链接的,不承担赔偿责任;但是,明知或者应知所链接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侵权的,应当承担共同侵权责任。该规定属于在线网络服务“避风港”条款。被告因此认为,被控侵权视频并未存储在被告的服务器上,被告提供的是链接服务,原告没有通知被告侵权,故被告不构成侵权。
    对此,原审法院认为,首先,“避风港”条款是侵权责任限制条款,并非侵权归责条款。符合“避风港”条件的服务,只能免除承担赔偿责任。“避风港”条款本身并不对是否构成侵权做出判断,被告依据上述规定主张不构成侵权的观点,原审法院不予认可。其次,上述规定是为了鼓励服务商提供搜索、链接服务以方便用户定位信息而设置的一种平衡机制: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公众可以通过网络获取各方面的信息。但网络上的信息是海量的,搜索、链接服务可以方便用户在海量信息中查询并定位自己想要的内容,而搜索到的结果及链接指向的内容很有可能侵犯他人的知识产权,如果要求提供搜索、链接服务的服务商由此承担责任,必然使服务商因担心侵权担责而不愿提供该种服务,从而影响公众方便地定位并获取信息。因此,法律规定了搜索、链接服务“避风港”,即服务商在提供搜索、链接服务时,如果满足一定的条件,可以受到“避风港”的保护,免于承担赔偿责任,以在保护知识产权与促进网络发展、维护公共利益之间维持一种平衡。链接是从一个网页指向一个目标的连接关系。链接有不同种类,也可以被用于实现不同的目的。与链接有关的“避风港”条款只适用于那些为了信息定位而将用户指引到某个网站位置所提供的链接服务,并不是所有的服务只要涉及链接,就可以免于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向用户提供的服务中虽然包括链接服务,但其并非上述“避风港”条款所适用的为了信息定位而将用户指引到某个网站位置而提供的链接服务;或者说,被告所提供的服务,无论从性质、目的来看,还是从结果来看,均已经远远超出了链接“避风港”所适用的链接服务。其已经不再是或者说不仅仅是为了帮助用户定位信息,而是为了使用户在被告网站上能够直接观看相关视频内容;从结果上来看,用户通过被告网站可以不经由第三方网站的界面直接观看该视频,被告网站已经实质替代了被链网站向公众传播作品。被告网站提供用户评论及分享的平台,应以不侵犯他人的著作权权利为前提。如果被告的该种行为被允许,将造成被告网站可以任意通过链接直接播放其他网站视频,为自己吸引用户,而不占用自己服务器空间,也无需向权利人支付报酬的情况。既不利于保护著作权人的利益,也对被链网站不公平。
    综上,被告网站在未经原告许可、亦未向原告支付报酬的情况下,传播了原告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作品,构成了对原告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被告不具备适用链接“避风港”的资格,不能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规定受到“避风港”的保护,不能免除承担赔偿责任。
    四、本案赔偿数额的确定
    由于原告因侵权所遭受的经济损失、被告因侵权所获的经济利益均难以确定,故原审法院依据本案的具体案情,综合考量侵权行为的性质、后果等因素酌情确定,尤其考虑到以下情节:1、被控侵权视频页面显示“2013-06-11 19:40”,可以推定在2013年6月11日,网友即可在被告网站上观看系争作品,而此时距离系争作品在大陆的首映日不到一个月;2、原告除独占享有系争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外,还独占享有该作品在大陆的电影发行权、音像制品复制发行权等各项权利;3、系争作品的知名度较高;4、被告网站显示播放次数有10万多次。
    原告主张由被告承担5,000元合理费用,但对其合理费用的支出未提供证据,考虑到原告为本案诉讼的确聘请了律师并进行了证据保全公证,结合本案的诉讼标的、律师的工作量、案件难易程度及相关律师费、公证费收费标准等,原审法院认为,原告主张5,000元合理费用尚属合理,故予以支持。需要指出的是,原告证据保全公证书中涉及多个作品,该笔公证费在本案中已经酌定予以支持,原告不得就同一公证书所支出的公证费再次进行主张。原告鉴于已无法在被告网站上观看被控侵权视频故申请撤回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于法不悖,原审法院予以准许。
    据此,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0条第(5)项之规定,判决被告杭州幻电科技有限公司赔偿原告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电影营销策划分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10万元;被告杭州幻电科技有限公司赔偿原告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电影营销策划分公司因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5,000元。
    判决后,幻电公司不服,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改判支持上诉人的原审诉请。主要理由是:1、上诉人网站类似于交流平台,由用户自行投稿视频,上诉人仅提供网络服务,审查能力有限且采取了积极的预防侵权措施,被上诉人中电公司从未提出过侵权通知,上诉人并不知道用户侵害了被上诉人权利;2、涉案电影《中国合伙人》已于知名网站新浪网上播放,由用户自行链接到上诉人网站,该电影已得到大范围免费观看和传播,被上诉人对此是明知和默许,上诉人相信新浪网已有著作权人授权,不知道该视频存在侵权,上诉人网站无视频点播广告且用户不能下载该视频,即使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侵权,10万元的赔偿金额过高,请求对此予以降低。
    被上诉人中电公司辩称:1、原审法院认为涉案电影《中国合伙人》属于用户自行上传,但涉案电影存在于上诉人网站热门视频中且在主页显著位置,可见上诉人对《中国合伙人》进行了推荐,已经超过了普通链接范围,不应适用避风港原则,上诉人应当承担间接侵权责任;2、就赔偿数额方面,《中国合伙人》是知名影片,受众范围广,上诉人的侵权视频处于涉案电影公映期间,给被上诉人票房造成极大影响,原审法院适用法律正确,认定事实清楚,故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二审庭审中,上诉人幻电公司向本院提交一组下载于网络的“电影票房网”、“搜狐娱乐新闻”、“网易频道”对涉案电影《中国合伙人》的票房报道,以证明2013年6月11日之前涉案影片的票房已经达到5亿多元,6月11日后仅增加了3,500多万元。经质证,被上诉人中电公司认为涉案电影后期票房有所降低,部分原因是因为上诉人网站上存在相关视频,其播放行为给票房造成了一定影响,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法确认。本院认为,上诉人所提供的网络票房报道不具备证据的形式要件,并非新证据,且该事实无法证明其主张,故对该份证据材料不予采纳。
    二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的本案事实与原判相同,予以确认。
    综合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院认为,本案主要争议焦点在于:1、上诉人幻电公司是否侵犯被上诉人中电公司的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2、上诉人是否可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相关规定免于承担赔偿责任;3、如认定上诉人侵权,赔偿数额是否过高。现本院结合相关法律依据和查明的事实评析如下:
    关于争议焦点一。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七条的规定,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未经许可,通过信息网络提供权利人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应当认定其构成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行为。网络服务提供者明知或者应知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未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或者提供技术支持等帮助行为的,应当认定其构成帮助侵权行为。本案中,被上诉人中电公司通过合法授权取得涉案电影《中国合伙人》有效期内包括电影发行放映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在内的权利和维权权利。上诉人幻电公司系网站经营者,其注册用户可以将新浪等网上视频投稿到上诉人网站,供他人观看和评论。《中国合伙人》系国内具有一定知名度的电影作品,通常情况下,权利人在影片热播期间不会许可将该影片放在他人网站上免费供公众下载或播放。上诉人对《中国合伙人》在首映后不到一个月内即存在于其网站上供公众免费播放,应负有较高注意义务。被上诉人确认其于侵权视频播放期间独家享有《中国合伙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等著作权及维权权利、转授权权利,未授权包括北京新浪互联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在内的任何第三方行使该电影的任何权利。上诉人应知其用户侵害他人信息网络传播权,却仍为侵权视频在其网站传播提供服务,构成帮助侵权行为。
    关于争议焦点二。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的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在提供网络服务时,对热播影视作品等以设置榜单、目录、索引、描述性段落、内容简介等方式进行推荐,且公众可以在其网页上直接以下载、浏览或者其他方式获得的,可以认定其应知网络用户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本案中,上诉人幻电公司根据公众在该网站点播次数自动调整视频排名,将涉案电影《中国合伙人》置于网站“热门视频”第二位,公众点击该视频可直接在该网站在线播放,故可认定上诉人应知其网络用户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应知所链接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侵权的,应当承担共同侵权责任,且上诉人确认侵权视频可在其网站直接播放,并未跳转至其他网站,与一般链接概念不符。故上诉人不能免责。
    关于争议焦点三。本院认为,原审法院因原审原告的实际损失、原审被告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依据具体案情,综合考量侵权行为的性质、后果等因素,特别考虑了侵权时间节点、原审原告权利、知名度、播放次数等以及原审原告为诉讼聘请律师并进行证据保全公证等因素,酌情确定上诉人应赔偿被上诉人经济损失10万元及因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5,000元。原审判决金额并无不当,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所作判决并无不当。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及其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400元,由上诉人杭州幻电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华松
代理审判员 胡古月
代理审判员 桂 佳
审  判  长 张华松
代理审判员 胡古月
代理审判员 桂 佳
审  判  长 张华松
代理审判员 胡古月
代理审判员 桂 佳


二○一四年十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沈晓玲